月永レオ

奏響著的=「宇宙環遊記」。

于星辰降落的不眠之夜。

全部揽入怀中,将那星河万丈。


像是断了线。我的身体终将交与阔野制千百万年留藏,是像童话一般封在水晶棺、或是置于永不凋零的花叶上,且携一枝匿于万花丛中的幼芽,稚嫩,也非华美,如若众星捧月之一,飘忽、飘忽,或许是太过细小,又或是太过苍茫,我抓不住它,只得勉强用双眼去观瞧。

将纤枝虚抓在指尖揉捻,呼一口甜腻伴咸涩海风轻抚,惹细瓣以长空为底摇曳。闭了眼这世界便只有自己。脊背与阔土相撞、阵阵尘灰荡起,忽上心头的愉悦将一切记忆清除,只留五条曲折着的细链,那是没有声音的一切,其间空虚的足以容纳下一整个宇宙,只需点上一个符头,兴许能并上符干。它们听从我指挥凑在了一起,看我将双臂迎上颅顶奏响万世流传之乐章。谱曲是无尽的、是能与世界尽头比拟的大型唱片。我的音乐绕成一圈星河运转,飘荡近星球作了星环、那里从此就再也不缺乏任何一样东西了。

张着的五指自额前挥过发力握拳。抑制不住的唇角勾弧于面庞朝向满席的人们。被桎梏所困的人们啊、于此谛听无二的乐章,挣开它吧,我将带你们去往另一个抬眼便是星光的世界。


抓住我的手吧,熠熠生辉的「星」们。




我看到了这里的崩塌与毁灭。



被猛烈冲击炸裂开带着火星子的碎片险些划在脸上,猛撤一步在跑不到头的桎梏中横冲直撞着、期待又像埋怨似的指责波塞冬,黝黑的三叉戟没有在最必要的时刻被主人挥动。海神所司掌的一切全部都化为虚影,它们中没有一个愿意奔向这边。


我明白我是什么都搞不懂的,甚至连怀中颤抖的生命都握不稳。三五根肋骨同它紧实的压在一起,依稀能够辨别怀中生命的体征。紊乱喘息中错开视线抬眼见是一面冷冰冰的墙,快步走来将指腹搭在最锋利的石棱边向下一挫,稍微延后的神经没有立刻因为痛觉从而让脊背发凉,而是转为数秒后难忍的刺痛。鲜红沿着指尖落地。脱力后迟钝的手指按在覆着雪的地面,颤抖着笨拙的蹭出休止符形状。抵不住周身疲乏,乱麻思绪内清晰出两人背影。这是幻象中贝多芬和莫扎特暗示给我逃离的秘诀,但在抹出最后一笔的刹那、他们对着我发出怪异猖狂的咥笑,眸光一沉倨傲的审视着我。


但如果这只猫安全的抵达外面。他们会奉我为勇敢者、甚至是英雄的吧? …


出人意料。狡猾的哼哈二将并没有等待我的思考结果,而是翻了脸扯着衣袂将我拖走。那只小小的猫眸子噙着水光,似有垂怜之意的看着我同它距离越来越远。将双臂挥开直直的对着它,直到瞥见了不知何时多出来扣着的脚镣。崩塌了、全部毁灭殆尽了!  泄愤的叫喊呹出喉头,冲撞在了四周墙壁上震荡回响。



不饶人的梦魇备受诟病。虚弱的推开了我。属于这幅躯体的意识涌入,最后恢复了视觉。耳边萦绕着熟悉呼唤声。抬眼见那剪水双瞳正对上目光,片刻后也终于是在言语堆砌的荒谬说法中望向了别处。氤氲的橙红霞光更显寂静、隐约还能听见尚未平复的心跳声,就算世界上最荒谬的人见了也不会因这般无味景象赏眼的。


白茫茫过膝的雪将一切声音埋没。刚落下的洁白触到室内温暖舒适的温度化成大小涓滴落在留有水痕的玻璃上,附上温热掌心为结霜的冰凉烙上了印记。映出陌生却仍觉熟悉的面孔直直的瞅着自己。并未留目、而是掠过人影,推开虚掩着的门探出半个脑袋。寻了片较为干燥的地面落足。扯了扯脖颈处衣领提踝肆意踏在和着泥泞的雪上。


干瘪的树叶盖了白丝绒的毯子,即便被溶雪洇湿,踏上去也仍旧留有咔哧咔哧的细响,只是空添了扰人兴致的湿滑。小径深处无人落足过的霜花洁白格外引人。俯下身子像梦中那样将指腹嵌进皑皑的雪里,画出就连大气层之外的生命望到都会驻足的名字、那是骑士们最为锋利的芒刃。


并非单一乏味的静谧——

如若住了步伐谛听。耳畔则并不乏冬之讴歌。

(詐尸。!)。橘子國王(?)堂堂降臨!☆。(四方步。)(走兩圈。)(乜人一眼傲嬌離開)(被石頭絆到。)(釀蹌逃走。)。bot

鐵製鳥籠旁倒著一只落單的鳥,尚未幹涸的血液混著泥濘自橙紅色羽腹下汩汩淌出,點點沿边低落、洇濕了附近一片暗紫。橫豎排列的鐵線正絞住它纖細瀕死的身軀、再稍微活動一下,那本就脆弱的生命都將因為失血過多死去。

是苟延残喘了吧,腹部的羽毛一张一合便渐渐趋于平缓。乏了伎俩的鲜血再无力量从被穿刺的胸口处涌出,也慢慢流做一滩。蜷缩着、颤抖着止住了徒费力的挣扎。银月在遥不可及的地方轻叹,将千百年所汇聚的光全部倾泻于小小的它身上。几处羽毛零落在血液中,染了半根粘稠的红。


上帝降下的咸涩海洋漫了上去。在跋山涉水的奔跑中没了半身。天上的家伙将高桥劈倒做刺人的障碍,阻隔了一个灵魂寂静的道路。胸部从未有过的感觉将充足的氧气倒灌为刺痛喉咙作呕的水,内脏被曾经守护他们的肋骨挟持。错乱视线中央巴比伦之塔巨响后倒塌。而那小小的、缥缈的灵魂带着零落无章的乐音浮了上来。腥甜的嗓震颤却只听得碎瓷破锣的哑哑响声,贝多芬听罢不再于我同台相较。而是狠命推来沉重的琴,亮面的琴盖翘成破损的唇、露出琴键化成锋利的齿。倏然扑来啃食我的脖颈,刺痛牵动神经末梢引来身躯一震。滚滚的、热辣的液体飞溅。身后的芒刃蓄势待发般突刺进了身体,海水漾出了红艳的菊。触手可及的对岸被我覆上了指尖,五股红墨镌刻在了凹凸石面之上。这张无声的乐谱非我所做,而是赐于被割去喉咙的鸟,那婉转动听,在不久前曾歌唱过它的全部乐章。

但知更鸟死了。它的歌声已经听不到了。


水波冲撞了耳廓。我问你啊,这是暂时的失聪吗?金光穿过海浪落在冰冷的脸上。应该很温暖。


空無一物的罅隙間、倏然甩來的五條鎖鏈纏住了我。

绑专。bot

青叶纺:@Aoba Tsumugi 

七种茨:@七種  茨 

羽风薰:@羽风薰(封校版) 

礼濑真宵:@礼瀨 マヨイ 

神崎飒马:@神崎飒马 

斋宫宗:@いつきしゅう 

戏欠着。慢慢还()。bot

『致金光燦爛的你/~☆』



車輛穩穩停靠于路旁。撫著方向盤上清晰紋路,動動指尖一下下敲打。噠噠的脆響應聲撞入耳畔。不一會雜亂無章的敲擊聲便被串為靈動跳脫的節奏。不做聲分辨著夾雜其中的鼓點與節拍。烈日化作斜陽探進車窗,暖暖的撲在臉上,隨後漫向後座上立著的一束雛菊和蛋糕。


闔眸似要聆聽宇宙而來的、用於譜曲的最終線索。側身歪靠在小臂上,忽然淡出笑顏。任橘黃髮絲垂落肩膀。攤開眼睛盯向路邊轉角處,數著剛剛出現的人影又一個個消失在視線之外,一面等待著那人向自己蹦跳著走來。


「三十四! 哈哈 原來是第三十四個!☆」

強忍著淚水揉著因為動作過大猛撞上車門的小腿,一面瞅著她帶著笑顏走來。側著身子,手指早已按耐不住的伸向後坐的雛菊。卡著咔噠的開門聲,轉手推出花朵遞出蛋糕,讓他們充滿她的視線!!。看她笑著接過方才將手再次放在方向盤上,哼著突然出現在腦內的小調,直到深深烙在記憶當中。向前駛去。抓住那家蛋糕店關門的尾巴!。


憋在腦海中不出一分鐘的音樂四處碰撞著示意自己將他們完全釋放出來。要來了!!。要將自己炸裂開來的Inspiration! 要來了!☆。聲音早已顫抖,偏頭叫住身邊揉撚著雛菊花莖的她——


「哈哈哈!將要出現最新的一首歌正式被命名為《致金光燦爛的你》。琉可、小琉可! 這是獨屬於你的哦,貝多芬果然被我再次戰敗了☆!」


寬闊的路中央不算吵鬧,或許一瞬迸發的inspiration、得到了自然的升華!。